仁德一進診間.就看到院長鐵青的臉坐在診桌前看者病歷.旁邊站者焦慮的媽媽.

不由得冷汗直冒.身體虛脫.手不停的發抖.

「他是我的獨子.你到底對他作了什麼?他只是感冒.喉嚨痛.想說急診比較快.」

媽媽一見仁德劈頭哭喊著:「怎麼辦.怎麼辦.我的心肝寶貝.」

「非常抱歉.李媽媽.」仁德嚅囁

「您兒子對我們開給他的一種藥發生嚴重的過敏.產生休克.

 「呼吸有停止一會兒.我把他救活了.不過不知道病情還會變化.

「也可能無法撐過去.現在轉加護病房繼續治療.」

仁德深吸一口氣.一次說完.

「你知道他對盤尼西林跟紅黴素過敏嗎?」院長邊看病歷邊問

「知道.」仁德小聲的說.

「那你知道對盤尼西林過敏也會對keflex過敏嗎?」院長直視仁德.

「知..知..道.只是機會很低.低於百分之十.怎知....」仁德小聲抖.

「週四開併發症死亡會議.院務會議.拿這報告討論」

「同時解除職務.回去好好準備報告書.」院長嚴厲的說.

說完帶著哭啼的媽媽去加護病房看插滿管子的可憐兒子.

     仁德沮喪的回醫師休息室.隨即打電話到加護病房問病情.

全加護病房都被院長精神訓話中.小護士偷偷講.病人醒了.

生命現像穩定中.觀察一天轉病房.掛完電話.心放下石頭.

總醫師莊慧開門進來.關心問「還好吧?」仁德邊脫醫師服.

邊把識別卡繳給總醫師「嗯.」莊慧收起識別卡.拍拍仁德肩膀

「回去好好休息.再寫報告.」

仁德嘆口氣.收拾包包.離開休息室.準備回宿舍.經過護理站時.

急診室一樣忙碌.沒人注意到他.只有護理師文英追了上來.

「仁德醫師還好吧?」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怪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