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PO是促紅細胞生成素(Erythropoietin)的英文簡稱。人體中的促紅細胞生成素是由腎臟和肝臟分泌的一種激素樣物質,能夠促進紅細胞生成。服用紅細胞生成素可以使患腎病貧血的病人增加血流比溶度(即增加血液中紅細胞百分比)。去年以來,這種藥物已進入商業市場。人體缺氧時,此種激素生成增加,並導致紅細胞增生。EPO興奮劑正是根據促紅細胞生成素的原理人工合成,它能促進肌肉中氧氣生成,從而使肌肉更有勁、工作時間更長。

而它對一個耐力運動員提高成績更具有明顯的效果。紐約血液中心主任約翰亞當森博士指出“你的紅細胞越多,你快速奔跑的距離就越長”。紅血球攜氧能力的增加,提高了運動員的競技水準。通過輸血來“興奮”血液,對體育界來説是一個眾所週知的問題。多年來,在自行車等耐力性體育比賽中,許多運動員常常為提高運動成績而違規注射人工合成的EPO。 芬蘭人卡洛馬寧克承認輸血使他贏得了1980年奧運會五千米和一萬米的獎牌。

對渴望提高成績的耐力項目運動員來説,紅細胞生成素在兩個方面具有明顯的吸引力。它不像輸血需要特殊的醫學幫助,又沒有傳染的危險。亞當森博士説:“適當的使用紅細胞生成素會産生顯著的效果,但不適當的使用則是非常危險的。假使給一個血流比溶度在37-49%的正常範圍內的健康人使用,那麼他的血液中紅細胞百分比會變得很高,達到50-55%,使得血液粘滯度(厚度)急劇升高,增加了血栓、中風和心臟病突發的機會。”EPO興奮劑與人體自然生成的促紅細胞生成素幾乎沒有區別,而且注射後會較快地從人體中消失,這些都給檢測增添了難度,到今年奧運之前,還沒有一個準確的方法可以將EPO檢測出來,因此,運動員們開始氾濫地使用EPO,以求提高比賽成績。

而實際上,使用EPO對運動員有相當的危害[1]。沃伊在美國奧會致力於發展藥物檢測手段,在他所著的《藥物、體育和政治》一書中他補充説:“我知道,事實是許多運動員正在通過這種激素來增加紅細胞的供給”。蘭迪艾克納博士説,“不少荷蘭賽車運動員莫明其妙的死亡可能與紅細胞生成素有關。他説:“在過去三年中大概已有15人死亡”。艾克納詳盡闡述了運動員使用紅細胞生成素的危險。他説:“一個由於濫用紅細胞生成素使他的血球容量達60%的馬拉松運動員,當他在炎熱的天氣中出發時,災難就已降臨。在賽跑的後半程、由於脫水使血流比容度升至65%甚至70%,急劇地增加了發生血栓的可能性。”

今年6月7日,法國生物學家弗朗索瓦絲拉納透露,她和同事合作發明瞭一種通過尿液準確檢測EPO興奮劑的新方法。8日出版的英國《自然》將發表他們的研究成果[2]。拉納與雅克索裏茲教授長期合作研究後發現,合成的EPO與人體中自然生成的促紅細胞生成素在電荷上存在著細微差別,因而可以將二者區分。在此基礎上,兩位科學家發明瞭準確檢測EPO興奮劑的新方法。新方法只需採集被檢者的幾滴尿液,便可檢測出當事人在3天內是否接受過EPO興奮劑注射。他們進行的測試顯示,新方法具有極高的檢測成功率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怪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